《至尊庶女:拒不为妃》主角祁儿福儿精彩阅读章节列表_新饰阁小说网

至尊庶女:拒不为妃

至尊庶女:拒不为妃 已完结

至尊庶女:拒不为妃

时间:2020-08-13 06:12:40 分类:都市 来源:落初 作者:水临然 主角:祁儿福儿

《至尊庶女:拒不为妃》是水临然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至尊庶女:拒不为妃》精彩章节节选:一朝重生,她恶名远播,却被指婚给与世无争的藩王质子。“嫁给我,我帮你敛财!”:他淡然若云。“世子爷,我有的是钱。”:她笑得狡猾。“嫁给我,我帮你复仇!”:他清冷安宁。“世子爷,你看我还有仇家吗?”:她笑得乖巧。俊雅的容颜微微一凝,他终于不再淡定问:“娘子,你到底想要什么?”她摇摇食指,笑得国色天香:“我想……揍你!”“新文免费中,欢迎各位妹纸前来捧场,么么哒!”

...

精彩章节试读:

花姽婳可以给远凡考虑选择的机会,抢匪却已经没有选择。

离尘的随便‘量’了一下他的颈围,他已很清楚眼前的两个男子绝非善类,再耽误下去只怕被杀的反而是自己。

此时也顾不得自己的气喘吁吁,他举着大刀就是一顿猛砍。他不一定非要杀了花姽婳,但是盛怒之下难免有牵连。

谁叫最开始的时候,花姽婳不把包袱给他?谁叫花姽婳非要跑到这里,让他被美人和善的外面欺骗,最后又被恐吓到腿软?

这就是花姽婳的错,现在他非要杀了她不可。

自从香掉水晶球后,花姽婳就已经完全没了办法。面对抢匪的乱砍打杀,花姽婳只能闭上眼睛,等待赌局的胜负。

“噹!”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传来,花姽婳听到的是一个清脆的撞击声,随后便是尖锐的金属断裂声音。“呛……”

花姽婳急急睁开眼睛,看到的正是远凡收手的画面。

他,居然连剑都未出窍,就那么用剑鞘一挡,便将抢匪二三十斤重的大刀搪住,且是搪断。

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会不会和闵疏影一样高?

抢匪这次几乎是被吓破胆,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拿着断掉的刀站在原地,哆哆嗦嗦问道:

“你们到底是哪伙儿的?管闲事之前是不是该通知一声?好让我知道应该追还是应该跑?这样做,也太不讲江湖道义了吧?”

花姽婳摇头失笑,突然觉得人没那么聪明也是一种福气,起码可以活的很轻松。

这伙儿莫名其妙的抢匪到来,还真是给她枯燥乏味的生活,带来许多乐趣。

远凡那样的仙人怎么可能理他这种无厘头的问题呢?

三个人再度将他无视,远凡突然问花姽婳:“你知道混灵镜?”

花姽婳摸了摸自己的左腹,摇了摇头。

她们不理抢匪,抢匪却来气了,不甘被忽视的境地,举着那把断掉的刀,竟然向武功深不可测的远凡砍去。

远凡再次轻易躲过,那冰冷如月的眸光仿若带了一丝无奈,抬手就将那个满身杀气的笨蛋点在原地无法动弹。

花姽婳看着预定的结果,气愤的走到远凡面前,抬头看着他,尖尖的牙齿咬着唇瓣儿,狠狠的瞪着他,吼道:

“你武功这么高,解决他就是动一动手指的事儿,救我一下你能死吗?害我求了你这么半天,还要香下那么一个怪东西在肚子。你……真是可恶极了。”

吼完,花姽婳的眼圈不由得变红。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任Xing的人,无论前生还是今世,她从来都没有这种机会。

她更不是一个恩将仇报的负心人,否则前世她也不会死得那么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对上远凡那双毫无尘埃冷清的双眸时,她就是不由自主的怨愤,就是没有理由的难过。

一直积压在她心底的恨和痛,仿若再也无法隐瞒一般,被远凡轻易就看个清楚。

远凡仍旧幽静的看着花姽婳,将她的泪水和无助全部无视一般,淡淡的回答:“生与死皆是你的命数,我为什么要管?”

“你……”花姽婳气结,只能用那双不再掩饰,雨夜般的双眸狠狠瞪着远凡。

前世今生加起来,她遇到过无数的坏人,却没有一个像远凡这样‘坏’到彻底,且不加掩饰。让人想怪说不出怨尤,想恨更是无从下口。

“把混灵镜还来。”远凡好似看不懂花姽婳的愤恨一般,只把自己的目的清楚的表达。

花姽婳憋了一肚子气,斜眼看了看被点的抢匪,再次转头看向远凡挑了挑细细的眉毛,坏笑蔓延在唇畔。“把他杀了,否则免谈!”

“我从不杀生。”仍旧还是淡淡的语气,花姽婳却听出他傲然中的不能妥协。

“不想要回混灵镜了?”花姽婳双手抱胸一副痞痞的模样,就差在脑门刻上两个字——无赖。

远凡静静的看着撒泼耍赖的花姽婳,那双若月光一般的凝黑眼眸,清楚的倒影着花姽婳的狼狈,最后却只是收回目光,望向无边无际的紫竹,温言道:

“六个时辰之内,他不会冲破Xue道,你大可以走得远远的。”

原来他以为她要杀他,是担心再被追杀。可惜,他猜错了。

她要所有伤害过她的人生不如死,也要这种有意伤害她的人立刻就死。她再也不要给任何人有第二次伤害她的机会,她绝对不要。

想到前世的仇恨,花姽婳晶亮的明眸不由自主漾起戾气,那份戾气伴随浓浓的杀意,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

远凡的眸光一凛,看向花姽婳溢满仇恨的双眼,微微蹙了蹙眉头,说道:“放过别人就是放过自己。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

花姽婳带着浓浓的戾气瞪向远凡,将所有负面情绪都发泄到他身上,愤愤回道:

“那是因为你没被别人伤害过,才能在这里肆意说些体面话。放过别人?如果这个人是你杀父仇人,是你夺妻仇人,是你的杀子仇人。我就不信,你还能在这里说些狗屁不通的废话。”

远凡若月华的眸子因为花姽婳的恨意微微闪动,从小修道远离凡尘的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她那份宁愿同归于尽,也要恨下去的冲动。

但是,他并不想解释什么,更不想改变什么。因为那样,不符合他一直深信学习的道法真谛。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将混灵镜还来。”就是说,只要花姽婳把那个通体透明的白水晶球还给他,其余的事随便花姽婳要怎么做。

万事万物皆有自己的规律,修道之人只管自身的修养,其他的事全部与他无关。

就好像刚才无意间落在他剑锋上的竹叶一般,他明明早就看到,却没有去改变竹叶的轨迹,直到它完成自己的命运,他才收回手中剑。

他能做到的,只是不再创造机会,伤害下一个而已。

这就是远凡人生的无上宗旨,他从小信奉到大,十八年都没有改变过的行为准则。

相关内容推荐:

姜辉

编辑姜辉点评:

《至尊庶女:拒不为妃》更新多一点,我们投推荐票就会积极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都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至尊庶女:拒不为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