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用盗梦师》主角雍牧小屁孩无弹窗在线试读_新饰阁小说网

御用盗梦师

御用盗梦师 连载中

御用盗梦师

时间:2021-09-24 06:56:58 分类:灵异 来源:落初 作者:东方言少 主角:雍牧小屁孩

《御用盗梦师》作者:东方言少,灵异类型小说,主角:雍牧小屁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异能少年,卷入一起诡异的命案当中,九颗丢失的人头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

精彩章节试读:

短时时间的饥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长期处于半饥饿状态,绝对能磨灭任何人的尊严和意志。

在豆豆终于承认了自己有罪之后,她得到了她的第二份食物和水,只是这一次的分量仅仅是上一次的一半,这让她感到十分不满。

“为什么只有一半?”豆豆冲着那只红色的眼睛举了举手上的水杯和硬馒头,说到。

“骄傲、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贪吃、**并列为七宗罪,贪吃所得到的惩罚将随着食欲的增加而增加……”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缓慢而难懂。

之前的那一个馒头和水带来的假象很快就消失了,接踵而来的饥饿感变本加厉的刺激着她的神经细胞。

“你的意思是你在替那个老混蛋惩罚我吗?”豆豆指着摄像头骂道。

寂静,一片寂静,甚至连嘈杂的电流声都没有。

“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儿子,我和我妈……”说到这豆豆突然感到一阵哽咽,她不愿意承认那个卖掉自己女儿,逼死自己老婆的人为父亲,她认为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活着,所以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就决定让这个混蛋永远消失。

“你杀了他。”

“我杀了他?他也配?都说虎毒不食子,他连畜生都不如!”

“他死了。”

“他早该死了,当年死的就该是他!而不该是……”

“你哥哥呢?”

“我,我没有哥哥!”

喇叭里传来了吧啦一声,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片死寂,无穷无尽的死寂。

这次豆豆只是在黑暗中找了个舒服的方式一口一口的吃完了手上的那半个馒头,吃的东西将会一次比一次少,这是她从红眼睛的语气中听懂的,如果自己要活下去那就需要想办法,可是在这个密闭的房间里根本没有逃生的可能,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关在狭小的铁笼里等待取胆汁的黑熊,铁笼小得无法转身,被抽取胆汁时,除了惨嚎就只能拼命摇头,甚至连自杀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冷静,冷静……”豆豆拼命的摇头以驱散脑子里黑熊哀嚎声,就在这时候周金银的名字溜进了自己的脑海里,他想起了那个小时候和自己抢盘子的男孩。

他在那呢?豆豆开始回忆那个黑黑瘦瘦的男孩,他出生后,父亲为了取个好意头,给他取了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周金银。听母亲说,父亲觉得自己之所以会如此穷困落魄就是因为名字没有取好,根生,根生,土里生,土里长,一辈子灰头土脸,所以当他的儿子出生的时候,他就给他取了个相当富贵的名字,金银,金银,金银满屋,这样就肯定能为他带来更多的手气和钱财,让他在牌桌上以一抵十,盆满钵满!

周金银的到来确实给周根生带来了好运气,他跟着他的一个同乡到城里找了份工厂里的活计,每个月能挣上千把块钱,过了几年,他就有了一笔不小的存款,因为厂里的工作时间非常长,所以他根本也就没有时间去赌博,日子便过得红红火火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婴带着一声响亮的啼哭声来到了这个世界,她就是周根生的第二个孩子,周小玉,取名小红也是为了期望这种红红火火的日子继续火下去,可是这次他却没有如愿,一次意外,他的半个手掌被卷到了机器里,变成了一个残疾,厂里给了他一笔钱私了,回到家里,因为没了半个手掌,地里的活也干不成,他便每天沉迷于赌桌上,没过多久,不但把家里的那一点老底给全赔了进去,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而就在这时候,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

豆豆按了按两额间的太阳穴,这些回忆让她感到头疼,那张稚嫩的笑脸她似乎还有些印象,乌溜溜的黑眼珠,红扑扑的小脸蛋。想到这里,豆豆哼了一声,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妹妹她竟然记到了今天。她记得那天下着雪,是周金银亲自将妹妹抱了出去,交给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那个女人将妹妹放进了一个大竹篮子里包好,就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皑皑白雪中。

红眼睛为什么会知道我有个妹妹?他到底是谁?到底知道多少?豆豆琢磨着,肚子发出了一声哀鸣,饥饿感随之而来。

除了饥饿,长期被困在黑暗中,缺乏太阳中的紫外线照射,接踵而来的问题就不仅仅是肚子饿那么简单了,新陈代谢和血循环减慢,直接影响了激素的调节,豆豆的身体开始出现了一些酸痛、虚弱、没精神的症状。

必须尽快想办法出去!豆豆一筹莫展的缩在黑暗里,一阵熟悉的水声响起,这是那个沟渠里传出来的,豆豆一怔,身体开始慢慢的朝着水声传来的地方摸索了过去。

或许这个地方能够出去!豆豆似乎已经习惯了再漆黑中行动,很快摸到了那个沟渠,但是她很快就失望了,这个大小就算她把自己饿得只剩下骨头了,恐怕就连脑袋也钻不过去,她失望的往墙边一靠,又坐了下来,水声逐渐消失,漆黑中又变得死一般寂静。

周根生死了,他本来可以再赖活几年的,但是他还是死了,死因很蹊跷也很正常,喝醉了倒在一条半尺深的水沟里淹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豆豆长长的舒了口气,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虽说在周根生找上门来之前,她也曾有过那么短暂的自由,但那时候的自由里还是带着一丝顾忌的,而现在的自由才是那种没有外在障碍的真正的自由。

“谢谢你,J。”豆豆把头贴在J岩的胸口说道。

“谢我干嘛?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你有事找我,我就一定会帮你解决的。”J岩轻轻嗅着豆豆发丝间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说道。

“警察不会查到什么吗?毕竟死了一个人!”豆豆突然抬起头,目光惊悚的看着J岩说。

“能查出什么?喝醉了掉到水里淹死,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理由了。”J岩一脸不屑,“更何况他就是一个叫欠了一身债的叫花子,就算怀疑也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你放心吧。”

豆豆点点头,J岩不仅仅是她的经纪人,更像是她的依靠,“那我给他的那些钱呢?”

“那些钱?”J岩咧嘴一笑,“已经作为办事人的酬劳了。”

听J岩这么一说,豆豆的心情才真正放松了起来,就算警方真的怀疑,调查起来最终也就落得个抢劫杀人的结论。

“你是不是还有个哥哥?”正当豆豆放松下来,把头重新埋在J岩的胸口时,他突然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

豆豆一怔,一声不吭,身子却缓缓的变得僵硬了起来。

豆豆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J岩已经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变化,继续若无其事的说道:“这么说是真的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豆豆依旧匐在他的胸口,只是语气非常僵硬试探的问道:“是周根生说的?”

豆豆没有得到J岩的回答,他的沉默似乎是在等待她自己坦白。豆豆没有办法,只得坐直了身子,脑子里却一直在考虑着到底怎么跟J岩交代这件事情。

“我是有个哥哥,他叫周金银,我们家唯一的男孩,在周根生眼里,只有我哥哥才是周家的命根子,而我们全都是可以变卖的物品。”豆豆的情绪很快就渲染开了,双眼含泪,摇摇欲坠。“周根生残废以后,把气都撒到了我和母亲的身上,他认为就是因为母亲生下来我这个灾星,才会让他如此倒霉,如此落魄,每次出去赌钱,输了就去喝酒,喝醉了酒就对我们拳打脚踢,那时候母亲还怀着孕!”

“那你哥哥呢?”

“他从小就被溺爱,虽然穷,但是周根生只要有好吃的都会留给他。”

“他有没有跟你联系过?”J岩突然一脸严肃的问道。

“没,没有!”豆豆连连摇头道。

“你知道周根生要的这笔钱是用来干嘛的吗?”

豆豆一脸疑惑的说:“不是说要还他那些赌债的吗?”

J岩摇摇头说:“这只是其一,按照我的理解,他和你哥准备赖上你这张长期饭票了。”

豆豆一惊,全身冷汗尽出,颤抖道:“你的意思是他知道周根生是来找我要钱的了?”

J岩点点头。

“那怎么办?现在周根生死了,那他肯定会找上门来得!”豆豆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

“既然如此,我们就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也一起解决了。”J岩想了想,一阵阴霾笼罩在了他的脸上,他知道现在已近没有退路了,周金银一定会成为另外一个周根生,会像一条吸血虫一样叮在他们身上,永远也甩不掉的。

丹尼合上了电脑,脸上没有一丝情绪,他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挂钟,还有十五分钟,下一个预约的客人马上就要来了,他必须要准备一下。

他来到一面镜子面前,一张没有五官的脸立刻出现在了里面,这张脸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是每次看到的时候,他的心就像被人生生撕扯着一样。

他呆了一会,才开始着手翻找那张曾经无比熟悉的照片,一张黑呦呦的脸庞上洋溢着无比邪恶而俊美的笑容,高挺的鼻子,轮廓分明的嘴唇,把人衬得刚强中有些魅惑。

时间已经没剩多少了,他才开始在自己那张柔软无骨的脸上塑造五官,很快,相片上的那张脸便已经跃然脸上,几乎一模一样。其实这张脸他已经捏了快不下百次,早已了然于心,但是他每次还是习惯性的先翻出那张照片来端详一会才会动手。

他又在镜子里满意的看了看,直到外面传来一声小声的呼唤声,他才换上了一件白色的褂子,从换衣间走了出来。

相关内容推荐:

俞瑾

编辑俞瑾点评:

《御用盗梦师》经典之作,我已经反复看了好几遍,双手都无法数过来了,但却并没有腻的感觉,每一次阅读,都有不一样的感觉和体验,理解也都不同,随着阅读的次数增加,完全可以在脑海中出现一幅幅画面,此书真心不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灵异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御用盗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