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乃状元郎完本无弹窗 姬婴北狄在线阅读在线试读免费阅读_新饰阁小说网

妾乃状元郎

妾乃状元郎 已完结

妾乃状元郎

时间:2020-07-05 06:55:10 分类:言情 来源:落初 作者:酒涩飞香 主角:姬婴北狄

酒涩飞香新书《妾乃状元郎》由酒涩飞香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姬婴北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谁说万事都会恩怨分明?在皇权名利面前,在鲜血斗争面前,友情、亲情、爱情,是否能经得住考验?一个从地狱归来的女子,在明争暗斗的漩涡里,该如何守护初心、查清真相?在布满荆棘的路上,她将收获不一样的美丽……

...

精彩章节试读:

方晏清问嫏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完成这项任务吗?”

“知道。”

“哦?说来听听。”

“您是想提醒我,我的力量太小,而世上像李行止那样的人却很多。但是,我不怕。我不怕它,它就会怕我。我娘说,要我守住本心。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本心,但是,我不会做李行止那样的人,我要打败那样的人!”

稚嫩的声音让方晏清震撼。他扶起跪在地上的嫏儿,神情严肃:“今天的话,你不要忘了。”

“是。”

“你这个弟子,老夫收下了。”

嫏儿入学,首先得有学名。从娘亲惨死的那一天开始,她就不愿再姓李,而姓姬。至于学名,方晏清将“嫏”中的“女”字取出来,赐了个“婴”字,全名姬婴。

不久,方晏清带着妙裁和姬婴就于慧明方丈和戒痴师父作别,离开了寺院,因为方晏清辞官那年,担心朝不保夕,虽不在乎老朽之身,但心疼多年编纂的书稿和收集的书画孤本蒙尘,不得已将所有东西私下打点好,交给了一位门生,让他带着这些东西回家乡妥善安置。现在,方晏清就要带着孩子们前往名叫怀明村的小村子寻书。

他们一边赶路,一边做些小营生赚些盘缠。常常是孩子们四处寻来笔墨,方晏清作些书画来卖,有时也会替别人写信收些报酬,晚上就找个庙宇借宿或直接睡在马车上,读书识字。就这样走走停停,一走就是两个多月。

在河北和河南的交界处,确实有个叫怀明村的地方,可惜方晏清的门生却在一年前就病逝了。这位门生为了完成师父嘱托,提前在这里安排了一座简陋却干净宽敞的院落,临终前更是拜托好友照看,等着方晏清的消息。

方晏清听说事情原委,着实伤感了一阵子。然后,三个人就在这里落了脚。方晏清跟半屋子的书住在上房,姬婴和妙裁一起住在厢房。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是十二载年华。这十二年来,方晏清尽心传授姬婴经史子集圣人之言,不遗余力。姬婴不负师父教诲,刻苦不辍,博览群书。而方妙裁,因为担心姬婴身体一直不好,跟村里郎中学医,很有个模样,而且她心灵手巧,常做些针织绣品或者手工饰物,拿到县城去卖,正好换些米面贴补家用。日子过的拮据但顺当。

直到那年中秋节。由于皇后新丧,全国禁止一切娱乐活动,中秋节也过得很没滋味。

那天,天气忽然变得很冷,寒风呼呼地吹刮着大地,将大街小巷搞得一团糟。方晏清因为进来犯了哮喘的毛病,胡乱吃了些晚饭,早早睡下了。姬婴照常回屋读书,妙裁随手取了件绣品,坐在一边干活陪她。

四下静谧,蜡烛发出微弱的光芒,却并没有给茅舍带来一丝暖气。姬婴和妙裁都很专注。小院里只有呼呼的北风和简短压抑的咳嗽声。

突然,厢房的小窗户被粗暴地撞开,在冰冷的夜色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黑衣人从小窗户外甩了进来!厢房顿时被血腥味和恐惧装满。

跳进来的人在地上滚了几下,地上顿时就染上了缕缕血痕。他喘着粗气,紧蹙着眉,脸色苍白,看年纪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他左手捂着右手手臂,后背上也不时喷涌出鲜血。好在他身上穿着黑色衣裳,并不能让伤口触目惊心到把两个小姑娘吓昏过去。

吹了半天冷风,姬婴好不容易才从惊吓中镇定下来,却发现自己紧紧抱着妙裁,这才缓缓松开手。妙裁想过去查看那人伤势,没想到那人很警惕,反手拔出腰刀,抵在妙裁脖子上。姬婴和妙裁一同尖叫一声,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把窗户关上!”那年轻人命令道。

姬婴犹豫了一下,只好乖乖关上窗户,心里却暗暗念佛。

那人手里提着腰刀,艰难地站起来,瘫坐在能勉强支起来的椅子上,喘着气问:“得罪了。请问有没有止血的药?”

姬婴忙摇头。

“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妙裁表现的很慷慨和善,“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吗?我可以帮你止血。”

那人撑着力气,定定地看着她。

“请你相信我,我愿意救你。”妙裁更加诚恳。

那人身形有了些许放松,很自然地露出了手臂。妙裁迅速从床下取出一个小匣子,拿出一些止血的药膏和绷带,用剪子小心地剪开附在伤口上的衣料。姬婴忙从厨房取来一盆热水,方便妙裁清洗伤口。

可是,救治工作刚开始,那人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像一头随时都会飞奔出去的猎豹,竖起耳朵专心听门外的声音,妙裁和姬婴也屏住呼吸,不敢有丝毫举动。

“敢问姑娘,这里是否方便在下藏身?此次若能活命,必当牛做马回报姑娘!”年轻人抱拳施了一礼,这下子神色总算缓和下来。

妙裁和姬婴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个地方——地窖。

当初刚搬过来,为了防止李行止的眼线找到姬婴,三个人在厢房的木床之下挖了一个一丈深的地窖,后来事态平静,这地窖就变成了方晏清的酒窖,专门给方晏清泡药酒。以地窖的空间,容下这个年轻人绰绰有余。

那个人很顺利地钻进了地窖,姬婴和妙裁将床移回原位,清理了一下痕迹。一转头,姬婴吓了一跳——窗户上和地上沾着很多血迹,一时半会清理不干净。怎么办?

姬婴听见了有人跳入院子的声音。

情急之下,姬婴拿起剪刀,在自己左臂上猛戳了一下。鲜血随着剪子的拔出喷薄而出。妙裁大吃一惊,正要拉过姬婴给她包扎,却被她塞了一把剪刀。

“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姬婴突然握着妙裁拿着剪刀的手,挤了一下眼睛,歇斯底里地喊,“你要杀了我吗?”

妙裁何等聪慧,一下子就明白了,当即握住剪刀,将姬婴推到窗前,大声“斥责”道:“都怪你!你口口声声说什么好姐妹,到头来都是假话!青哥明明喜欢的是我,你偏偏勾引他,这下好了,他父母来提亲,要求娶的人却是你!姬婴,我要杀了你!”说着,便又朝姬婴挥舞剪刀。

这个吵架理由让姬婴险些忘了身上的疼痛而笑出来。妙妙这个丫头!

姬婴脑筋转得飞快,她翻了个身,故意推开窗子,让血沾在窗框上,也让外面的人看清屋里的情况,大声“辩解”:“这怎么能怪我?你看看你,每天除了撒泼,还能干些什么事?我们家里穷成这样,你还要买首饰买胭脂,你这样谁养得起你?”

“我又不让你养我,犯不着你来教育我!我告诉你,今天不砍死你,我就去砍死他,我就是要让你们不能在一起!”

随即,屋子里又是追打谩骂的声音。

屋外的人听了一会儿,感觉就是两个泼妇姐妹争风吃醋闹笑话,也懒得再听,呼啦啦离开了。

过了好半晌,姬婴和妙裁确定把人骗走了,才关紧门窗,将那个人从地窖里拉上来。那人看着姬婴手臂上的伤,有些愧疚。但他的愧疚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彻底昏过去了。

妙裁这一宿就忙了。她先将那人的伤包扎好,再来看姬婴。姬婴下手不知轻重,流了很多血,脸都白了,让妙裁很是心疼。两人把床让出来给伤者休息,在小桌子上凑合趴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床上没了那人的身影,就像他从没有来过一样。

姬婴追着妙裁问:“昨晚你为什么要救那个人?你又不知道他是不是好人。”

妙裁甩着胳膊,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只好回答:“就是想救就救了,没什么原因。”

姬婴乐呵呵傻笑,是啊,她就喜欢妙裁这个傻乎乎的侠义心肠。

相关内容推荐:

威海家庭旅馆

编辑威海家庭旅馆点评:

《妾乃状元郎》好看,对人物的刻画也非常不错,面面具到,符合逻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
  3. 言情
  4. 灵异

最新言情小说推荐

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妾乃状元郎